放飞梦想创造未来,追求卓越永无止境。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学生,为了学生的终生发展,因此,我们的责任就是培养孩子良好的学习习惯、生活习惯,培养孩子良好的道德品质、社会责任,培养孩子良好的人生观、价值观,从小树立远大的理想和抱负,为他们的未来发展打好基础。
李保国在邢台的扶贫故事
作者:办公室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6-5-25 17:35:54  浏览次数:1181
无标题



2015年12月9日上午,浓雾笼罩,天气寒冷,在太行山区邢台县前南峪村马峪沟的苹果示范基地里,几十名果农在苹果园里静听李保国授课。

李保国是一大早开车从邢台市区出发来山里的,由于有大雾,又修路,所以行驶了两个多小时才来到授课现场。

“不好意思,因为大雾我来晚了,让大家久等了,对不起了。”李保国一边道歉,一边戴上手套,抽出腰里的大剪刀,钻进苹果园里。

果农们呼呼啦啦围成了一圈儿,簇拥着他。

李保国一边剪枝修杈,一边讲解授课。

“冬季整形修剪,你们就记住一句话:‘去掉直立条,不留扇子面。’像这棵树,凡是往上长、往起抬的枝,超过40厘米一概不要。现在不舍得剪,以后就会长成大锅盖,影响采光……”李保国手持大剪刀朝一条枝桠剪去,“咔嚓”一声,手起枝落,动作洒脱。

如此表演讲解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大家意犹未尽,纷纷围着他询问果树管理方面的诸多知识和各种问题。李保国有问必答,深入浅出,用最通俗易懂的大白话来解释比较艰涩的科学道理,果农们听得津津有味、连连点头,果林里笑声不断……

2016年3月31日下午,在临城县赵庄乡的一个小山村里,李保国站在山场上一棵刚刚栽下的用于教学示范的苹果树前,用剪刀娴熟地边剪枝边讲解,围着他听课的是30多位男女村民。

李保国喘口气说:“你们看,不复杂。你们这里的条件,太好了,多好的山场,阳光充足,土质也相当好。”

接着,看看大家,挥着剪刀说:“你们看,好好的山场闲置撂荒,多可惜。如果种上苹果树,每年少说也得收入个4000块。”

大家听得雀跃起来。

李保国继续说:“听我的,你们干吧,技术上以后我负责,不懂我教你们,我经常来你们临城,来了就住在绿岭公司,我随叫随到……”

这两组镜头,只是李保国在邢台太行山区辅导果农,向村民普及传授科学种植知识上千次讲课中极其普通的两次。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李保国举办培训班800余次,培训人员9万余人(次),示范推广总面积1080万亩,累计应用面积1826万亩,累计增加农业产值 35.3亿元,纯增收28.5亿元……一组组数据在李保国不辞辛苦的奔波中不断刷新,他把自己的知识,换成农民手中沉甸甸的钱袋子。

35年间,李保国以邢台地区的太行山为科学试验场,把大地当作教案,将自己的知识、智慧和对学生的教育嫁接到富民强国的实际运用和创新实践活动之中,不但探索出了一个学者该怎样为国家为人民贡献自己的才华,还向我们的高等教育体制特别是农业院校的教学和科研方向提出了挑战。

他说:“每当看到农民渴望学习技术的眼神,我都感到无法拒绝,当然也不能拒绝,因为这是一名林业专家应该有的担当和责任。”

李保国从有微信起,就把自己的用户名命名为“老山人”。

在这里,“老”似乎是永远的意思,他希望自己“永远是山里人”。

“老山人”李保国是名副其实的大学教授,严谨、深邃、真正的教书先生和学者、专家。在大学校园里,在课堂上,在天南地北各地组织的学术报告会、研究会上,在会议室、主席台和讲台上,他学识渊博,口若悬河,旁征博引,妙语连珠。

但是,三十多年来,他硬是把“学问”做到了荒坡秃岭、把“课堂”搬到了田间地头,把“论文”写到了太行山上,把“学生”带到了一片片果园里。他的教案和学术成果是山里最美的硕果,硕果是他最美的教案和学术成果。他成了地地道道的备受尊敬的“农民教授”、“土专家”、“乡村技术员”,被广大老百姓誉为“科技财神”、“学问福星”。他是山区果农们的“贴心人”、“技术把式”。逢年过节,他是乡亲们争相邀请的贵客,一顿饭要像“跑片”那样轮流到十来家炕头上去吃。

他比“愚公”聪明得多也伟大得多,愚公是要把挡在家门前的山搬走,太笨了,而他则是靠科学技术让“荒山披上绿衣裳”,把昔日世代寸草不生,“兔子不拉屎” 的荒山野岭改造成硕果丰收的良田。让山里人“靠山吃山”摘掉穷帽子,让山里人过上幸福的好日子成为活生生的现实。

“我见不得老百姓受穷。”这是内丘县岗底村党支部书记杨双牛,在2016年5月19日上午,河北省委举行的“李保国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上,用李保国说过一句话作为演讲的题目。



2016年4月10日,李保国因心脏病突发不幸去世,年仅58岁!

噩耗传来,各方震惊。河北省委书记、省长都在第一时间作出批示,要求在全省开展向李保国同志学习的活动。特别是在邢台太行山区的临城县、内丘县、邢台县,数以万计的干部和群众黯然神伤,有的居然号啕大哭。大家没人相信自己心目中的“财神爷”会突然离去,许多农民一遍遍打电话求证这是不是真的……

内丘县岗底村负责果树技术的村民梁国军,打开微信告诉我说:“根本不相信,你看,这是前几天李老师发给我的微信,还教我怎样治理村里的苹果树呢。”

在微信上,“老山人”李保国回答梁国军道:“收到了吗?用100倍的氨基酸和2000倍赤霉素灌根,树上喷赤霉素1500倍加萘乙酸1000倍。”

原来,这是村民杨书合家的苹果树开春后长出的叶子又窄又长,不知道怎么回事,问梁国军,他也不知所故,于是就在微信里向李保国请教,并把树叶拍照发给了李保国。李保国通过微信先教他如何治疗,并说过几天会来村里……

梁国军含着泪说:“说李老师不在了,这怎么可能,他说他要来的……”

在采访村民杨群书时,他说不下去了,哽咽道:“……现在想想,我对不起李保国,人家都是为我好,可我当时还不理解……”

那是1997年李保国刚到村里指导苹果种植和管理时,他号召大家给谢花的苹果套上纸袋,目的是保护苹果生长,这样结出的果实皮薄、肉鲜、色好。为了消解村民的疑虑,李保国自己买了20万个纸袋带到村子里,免费发放给果农,称以后苹果卖出好价钱了,再还他纸袋钱。当时一斤苹果才卖一块来线,可纸袋的成本每个就要0.24元,所以杨群书不理解,认为将来会赔本。李保国劝他套,他还跟李保国吵架,说:“为啥花这两毛多钱把苹果罩住?那以后皮还会红?你是糊弄我买你的纸袋吧,我就是不套。”李保国耐心向他解释:“说科学,你不懂,我跟你打个比喻吧。这苹果就像人的脸,如果整天风吹雨打日头晒,是不是会很粗糙?用袋子罩上保护起来,就像女人使了防晒霜,将来苹果成熟后,好看又好吃。”杨群书还是不干:“罩住还能会红?不信。”李保国笑笑:“到时袋子摘下,几天就上色了。”杨群书还是不信,发了5箱子纸袋只用了很少一部分,还私下里说李保国的闲话。李保国路过杨群书的苹果园,见状指着他叫道:“老杨,为你好,你不听,等那套的苹果值了钱,你就想起我的好儿了……”果然,套袋的苹果按李保国指教的时间开解,一见阳光,几天功夫就全红了,不但皮薄还又脆又甜,1斤卖到了 2.5元,比不套袋的贵出了一倍还多,杨群书后悔莫及。

说到这时,杨群书的泪水潸然而下:“李教授走了,他处处为我们好,我还说三道四,想想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我就难受得不行,好几天睡不着……”

临城县绿岭公司的负责人高胜福接到李保国学生齐国辉的电话,说李老师走了,高胜福平静地问:“去哪了?”齐国辉哭着说:“李老师不在了……”高胜福震惊地连问三遍才相信了。高胜福迷茫着双眼说:“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更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几天来就像做梦一样,多想梦醒来,李老师就在我的眼前,就在我的身边……”

1999年初,在临城县电信局工作的高胜福响应县委、政府“开发四荒”的号召,与部分同事签约承包了狐子岭东侧约3000亩苍凉的荒地,请来李保国“指教”。在李保国的科学规划和技术指导下,高胜福成立了绿岭果业有限公司,并试种薄皮核桃成功。此后,他们以每年扩展2000亩的速度和规模,向狐子岭周边乡镇和村庄延伸,最终以1.5万亩的规模将鸭鸽营乡、东镇镇、黑城乡、临城镇四个乡镇的侯家韩、钱家韩、丰盈、泥河等十几个村庄的荒岗薄地以租赁的形式纳入公司旗下,建成了全国最大的薄皮核桃生产基地。现在,在此基础上,邢台县、沙河、临城、内丘四个县已经发展形成了“百里核桃产业带”。

是李保国引导高胜福在一个荒芜的岗坡上从零起步,带向了一个如今外卖优质核桃树苗收入4500万左右,销售核桃收入9000万左右,核桃深加工收入1.5个亿左右,总收入近3亿元的著名企业。

李保国“承包”了临城数万农民和“绿岭人”的幸福和辉煌。

从古至今,翻遍史册,没有人这样做,也没有人敢于这样做。

早些年,李保国曾陪着一位领导到邢台一个山村考察,进村走进的第一户,就发现生活特别困难,家里一贫如洗,全家只有一条炕席一床被子,揭开锅,就是玉米面饼子。领导一见,赶紧从兜儿里掏钱。李保国劝他先别掏钱,最后一起想办法,可领导说看着实在可怜,得救济。第二户、第三户……到第六户,领导兜里的钱掏光了。李保国打趣地“挤兑”领导:“你再掏啊!反正我是不借给你钱了……”

“要看这里头根本问题在哪儿,光从兜儿里掏钱,这解决不了问题。”李保国感慨地说。

是啊,扶贫,光给钱不是办法,钱花完了还会伸手要。“补血”不行,必须“造血”。

李保国要“造血”,要用科技扶贫的攻关,从根本上改变农民的命运,从根本上拔掉他们的“穷根”。

这才是李保国矢志到山区“扶贫”的思想基础。

李保国生前是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是全国劳动模范、知名经济林专家、山区治理专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全国科技特派员、河北省特等劳模、燕赵楷模、省管专家,河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获得者。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7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三等奖9项和河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出版《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绿色优质薄皮核桃生产》等专著,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

“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这首曾经风靡一时、脍炙人口的电影《搭错车》中的插曲《酒干倘卖无》,当时感动了许多人,在那个时期几乎人人会唱。现在,我们把这其中的歌词拿来送给李保国,感到再贴切不过了。

是的,李保国走了,离开了他热爱的巍巍太行山和大地上的花草林木,还有我们对他的无限热爱和依恋。多么熟悉的声音,依然回荡在果林里的树梢间;多么熟悉的身影,依然伫立在已经不再是荒岗野坡的绿水青山上,风风雨雨陪伴了我们整整35年。在太行山最绿的地方前南峪,在岗底村的“红苹果乐园”里,在南沟村填平尾矿后建起来的幸福生活的经历里,在狐子岭上漫山遍野的核桃花飘香的季节里,在红树莓基地果实累累的甘甜里,我们根本不用特意去想念什么或者回忆什么,那些青葱的绿色和鲜美的果实,永远注满着对李保国绵绵无尽期的思念。没有李保国,就没有我们这些地方的幸福生活,是李保国,给了我们这方水土和人民最温暖的生活,如果不是李保国,我们这里的命运,到现在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你的幸福我包了。”

这句话,是他曾经对内丘县岗底村村民杨群小说过的。为了兑现这个“七字承诺”,他以自己毕生的智慧和力量,“承包”了数以万计人的幸福,付出巨大的甚至生命的代价。

今年56岁的杨群小,二十多年前总是早出晚归去外面建筑队打零工,有一次在街上碰到在这里指导种苹果树的李保国。李保国上前截住了他,亲切地说:“群小,整天去外面跑啥,挣不了个钱,你都不能种点苹果树?”杨群小皱着眉头嗫嚅道:“我不懂这个,再说那能挣钱吗……”李保国拍拍他的肩膀:“兄弟,听我的,种吧,技术上我负责。你家两个孩子,光靠打个小工挣点小钱,养不起家,供不起两个孩子上学,哪会有好日子可过。你只要听我的,你以后的幸福我包了。”

杨群小听了李保国的话,承包了村里三亩三分地,种了200棵苹果树,三年后果树扬花挂果,第一年就挣了4千元,第二年收入8千元,如今一年收入近10万元,不但供两个孩子上中学,上大学,还盖了楼房买了小轿车,幸福生活比蜜甜。

李保国是1996年秋天一场大洪水之后来到岗底村的,当时他是从保定农大参加上边组织的“灾后水土流失评估”专家组到这里考察受灾情况。大洪灾把这个本来就偏僻贫困的小山村200多亩“保命田”冲了个净光。汇报时,村支书杨双牛泪眼婆娑,悲哀长叹:“这以后不知道该咋办……”李保国在下边听了,悄悄递给他一个纸条,完了就走了。散会后,杨双牛展开小纸条一看,上面写道:“需要果树管理技术,我可以帮忙。”后面还留有他的家庭电话。山上没地了,可村里山场面积很大,特别适合种果树,杨双牛早有这心思,但不知道怎么整。于是,他就试探着给远在保定的李保国打了个电话,没几天,李保国果然坐着长途汽车辗转着倒了好几次才来到了这个距县城百十里的小山村,并开始了整整20年矢志不渝的“科技扶贫”。

李保国是岗底村的“荣誉村民”,这里有他的办公室兼卧室,是他的第二故乡。他能叫出全村所有人的名字,对每一棵果树的生长比他儿子的成长都了如指掌,硬是把一个“山秃地贫收入少,光着脊梁睡土炕,糠菜树叶半年粮,十有九年闹饥荒”的穷村变成了全国闻名的“美丽乡村”,其生产的“富岗苹果”驰名中外,杨双牛也因此成为“全国劳模”。

如今,岗底村人均收入从80元达到3.1万元。

李保国逝世的消息传来,杨双牛失声痛哭:“不是你,哪有岗底今天的好日子啊……”

为了实现“你的幸福我包了”这句诺言,李保国发誓“把我变成农民”、“把农民变成我”。

他说到做到,不用扬鞭自奋蹄,从1981年大学毕业留校开始,只有23岁的他踌躇满志,完成教学任务后,一有闲暇便携妻带子,背起行囊,上山下乡,夙兴夜寐。

从这时起,年轻的李保国凭仗自己所学专业和研究领域,主动自费到邢台地区数百公里的太行山区开始了义无反顾、史无前例的“精准扶贫”。哪儿穷去哪儿,哪儿偏奔哪儿。赴前南峪,进岗底村,上狐子岭……每年在山里“务农”和“科研”的时间平均都超过200多天,把自己变成了似乎生于斯长于斯的农民。他先后推广了36项林业技术,先后完成28项山区开发研究成果,直接帮扶100余个村庄,使贫瘠山沟里“刨食”的10万农民实现了脱贫致富,让140万亩荒山变绿,创造出“前南峪生态”、“太行山最绿的地方”、“富岗苹果”、“绿岭薄皮核桃”等数十个全国名牌和名冠全国的优秀村支书以及著名企业和企业家,把农民变成了像他一样懂科学用科学的技术专家。

从此,他完成了一个专家教授或者是学者前无古人,恐怕也后无来者的真正意义上的“植根”和“深扎”以及“学以致用”的伟大创举,还似乎由他一个人在太行山地区制造了一个从未出现过的靠“科技兴农”的神话和传奇。

又有谁,敢于发出“你的幸福我包了”这样的雄心壮志?

只有李保国敢于这样做,而且做到了。

尽管,他当时只是对一个普通的村民杨群小随口一说,似乎只是对他一个人的承诺,但是,在这35年间斗转星移的漫长岁月中,李保国将他的这一决定和信念,始终如一地贯穿到了自己的全部生活之中,并为之奋斗终生。

也许,这个不经意的对别人幸福的“承包”,居然包下了贫困地区那么多人的幸福,而且是“造血”式的永久的幸福。

党和政府“焦虑”的事情,难办的事情,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李保国居然做到了,让我们感慨万千。

巍巍太行是一座英雄之山,那上面凝聚着我们民族的魂魄和气节,在战争年代,为了生存和尊严,不乏敢于抛头颅洒热血的勇士,他们将自己的英名铭刻在了大山之上,让我们永志怀念。今天,在和平年代,同样是为了生存和尊严,还有幸福和美好,又有谁能挺身而出,敢于发出“你的幸福我包了”的呐喊并践行诺言?李保国无疑是其中之一。他不仅仅是知识分子的楷模,更是中华儿女的杰出代表,他像往昔的战斗英雄,又如我们的太行山那样恒久、高大、不朽并与日月同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邢台网】http://www.xtrb.cn/epaper/xtrb/html/2016-05/25/content_707278.htm


2015年12月9日上午,浓雾笼罩,天气寒冷,在太行山区邢台县前南峪村马峪沟的苹果示范基地里,几十名果农在苹果园里静听李保国授课。

李保国是一大早开车从邢台市区出发来山里的,由于有大雾,又修路,所以行驶了两个多小时才来到授课现场。

“不好意思,因为大雾我来晚了,让大家久等了,对不起了。”李保国一边道歉,一边戴上手套,抽出腰里的大剪刀,钻进苹果园里。

果农们呼呼啦啦围成了一圈儿,簇拥着他。

李保国一边剪枝修杈,一边讲解授课。

“冬季整形修剪,你们就记住一句话:‘去掉直立条,不留扇子面。’像这棵树,凡是往上长、往起抬的枝,超过40厘米一概不要。现在不舍得剪,以后就会长成大锅盖,影响采光……”李保国手持大剪刀朝一条枝桠剪去,“咔嚓”一声,手起枝落,动作洒脱。

如此表演讲解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大家意犹未尽,纷纷围着他询问果树管理方面的诸多知识和各种问题。李保国有问必答,深入浅出,用最通俗易懂的大白话来解释比较艰涩的科学道理,果农们听得津津有味、连连点头,果林里笑声不断……

2016年3月31日下午,在临城县赵庄乡的一个小山村里,李保国站在山场上一棵刚刚栽下的用于教学示范的苹果树前,用剪刀娴熟地边剪枝边讲解,围着他听课的是30多位男女村民。

李保国喘口气说:“你们看,不复杂。你们这里的条件,太好了,多好的山场,阳光充足,土质也相当好。”

接着,看看大家,挥着剪刀说:“你们看,好好的山场闲置撂荒,多可惜。如果种上苹果树,每年少说也得收入个4000块。”

大家听得雀跃起来。

李保国继续说:“听我的,你们干吧,技术上以后我负责,不懂我教你们,我经常来你们临城,来了就住在绿岭公司,我随叫随到……”

这两组镜头,只是李保国在邢台太行山区辅导果农,向村民普及传授科学种植知识上千次讲课中极其普通的两次。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李保国举办培训班800余次,培训人员9万余人(次),示范推广总面积1080万亩,累计应用面积1826万亩,累计增加农业产值 35.3亿元,纯增收28.5亿元……一组组数据在李保国不辞辛苦的奔波中不断刷新,他把自己的知识,换成农民手中沉甸甸的钱袋子。

35年间,李保国以邢台地区的太行山为科学试验场,把大地当作教案,将自己的知识、智慧和对学生的教育嫁接到富民强国的实际运用和创新实践活动之中,不但探索出了一个学者该怎样为国家为人民贡献自己的才华,还向我们的高等教育体制特别是农业院校的教学和科研方向提出了挑战。

他说:“每当看到农民渴望学习技术的眼神,我都感到无法拒绝,当然也不能拒绝,因为这是一名林业专家应该有的担当和责任。”

李保国从有微信起,就把自己的用户名命名为“老山人”。

在这里,“老”似乎是永远的意思,他希望自己“永远是山里人”。

“老山人”李保国是名副其实的大学教授,严谨、深邃、真正的教书先生和学者、专家。在大学校园里,在课堂上,在天南地北各地组织的学术报告会、研究会上,在会议室、主席台和讲台上,他学识渊博,口若悬河,旁征博引,妙语连珠。

但是,三十多年来,他硬是把“学问”做到了荒坡秃岭、把“课堂”搬到了田间地头,把“论文”写到了太行山上,把“学生”带到了一片片果园里。他的教案和学术成果是山里最美的硕果,硕果是他最美的教案和学术成果。他成了地地道道的备受尊敬的“农民教授”、“土专家”、“乡村技术员”,被广大老百姓誉为“科技财神”、“学问福星”。他是山区果农们的“贴心人”、“技术把式”。逢年过节,他是乡亲们争相邀请的贵客,一顿饭要像“跑片”那样轮流到十来家炕头上去吃。

他比“愚公”聪明得多也伟大得多,愚公是要把挡在家门前的山搬走,太笨了,而他则是靠科学技术让“荒山披上绿衣裳”,把昔日世代寸草不生,“兔子不拉屎” 的荒山野岭改造成硕果丰收的良田。让山里人“靠山吃山”摘掉穷帽子,让山里人过上幸福的好日子成为活生生的现实。

“我见不得老百姓受穷。”这是内丘县岗底村党支部书记杨双牛,在2016年5月19日上午,河北省委举行的“李保国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上,用李保国说过一句话作为演讲的题目。



2016年4月10日,李保国因心脏病突发不幸去世,年仅58岁!

噩耗传来,各方震惊。河北省委书记、省长都在第一时间作出批示,要求在全省开展向李保国同志学习的活动。特别是在邢台太行山区的临城县、内丘县、邢台县,数以万计的干部和群众黯然神伤,有的居然号啕大哭。大家没人相信自己心目中的“财神爷”会突然离去,许多农民一遍遍打电话求证这是不是真的……

内丘县岗底村负责果树技术的村民梁国军,打开微信告诉我说:“根本不相信,你看,这是前几天李老师发给我的微信,还教我怎样治理村里的苹果树呢。”

在微信上,“老山人”李保国回答梁国军道:“收到了吗?用100倍的氨基酸和2000倍赤霉素灌根,树上喷赤霉素1500倍加萘乙酸1000倍。”

原来,这是村民杨书合家的苹果树开春后长出的叶子又窄又长,不知道怎么回事,问梁国军,他也不知所故,于是就在微信里向李保国请教,并把树叶拍照发给了李保国。李保国通过微信先教他如何治疗,并说过几天会来村里……

梁国军含着泪说:“说李老师不在了,这怎么可能,他说他要来的……”

在采访村民杨群书时,他说不下去了,哽咽道:“……现在想想,我对不起李保国,人家都是为我好,可我当时还不理解……”

那是1997年李保国刚到村里指导苹果种植和管理时,他号召大家给谢花的苹果套上纸袋,目的是保护苹果生长,这样结出的果实皮薄、肉鲜、色好。为了消解村民的疑虑,李保国自己买了20万个纸袋带到村子里,免费发放给果农,称以后苹果卖出好价钱了,再还他纸袋钱。当时一斤苹果才卖一块来线,可纸袋的成本每个就要0.24元,所以杨群书不理解,认为将来会赔本。李保国劝他套,他还跟李保国吵架,说:“为啥花这两毛多钱把苹果罩住?那以后皮还会红?你是糊弄我买你的纸袋吧,我就是不套。”李保国耐心向他解释:“说科学,你不懂,我跟你打个比喻吧。这苹果就像人的脸,如果整天风吹雨打日头晒,是不是会很粗糙?用袋子罩上保护起来,就像女人使了防晒霜,将来苹果成熟后,好看又好吃。”杨群书还是不干:“罩住还能会红?不信。”李保国笑笑:“到时袋子摘下,几天就上色了。”杨群书还是不信,发了5箱子纸袋只用了很少一部分,还私下里说李保国的闲话。李保国路过杨群书的苹果园,见状指着他叫道:“老杨,为你好,你不听,等那套的苹果值了钱,你就想起我的好儿了……”果然,套袋的苹果按李保国指教的时间开解,一见阳光,几天功夫就全红了,不但皮薄还又脆又甜,1斤卖到了 2.5元,比不套袋的贵出了一倍还多,杨群书后悔莫及。

说到这时,杨群书的泪水潸然而下:“李教授走了,他处处为我们好,我还说三道四,想想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我就难受得不行,好几天睡不着……”

临城县绿岭公司的负责人高胜福接到李保国学生齐国辉的电话,说李老师走了,高胜福平静地问:“去哪了?”齐国辉哭着说:“李老师不在了……”高胜福震惊地连问三遍才相信了。高胜福迷茫着双眼说:“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更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几天来就像做梦一样,多想梦醒来,李老师就在我的眼前,就在我的身边……”

1999年初,在临城县电信局工作的高胜福响应县委、政府“开发四荒”的号召,与部分同事签约承包了狐子岭东侧约3000亩苍凉的荒地,请来李保国“指教”。在李保国的科学规划和技术指导下,高胜福成立了绿岭果业有限公司,并试种薄皮核桃成功。此后,他们以每年扩展2000亩的速度和规模,向狐子岭周边乡镇和村庄延伸,最终以1.5万亩的规模将鸭鸽营乡、东镇镇、黑城乡、临城镇四个乡镇的侯家韩、钱家韩、丰盈、泥河等十几个村庄的荒岗薄地以租赁的形式纳入公司旗下,建成了全国最大的薄皮核桃生产基地。现在,在此基础上,邢台县、沙河、临城、内丘四个县已经发展形成了“百里核桃产业带”。

是李保国引导高胜福在一个荒芜的岗坡上从零起步,带向了一个如今外卖优质核桃树苗收入4500万左右,销售核桃收入9000万左右,核桃深加工收入1.5个亿左右,总收入近3亿元的著名企业。

李保国“承包”了临城数万农民和“绿岭人”的幸福和辉煌。

从古至今,翻遍史册,没有人这样做,也没有人敢于这样做。

早些年,李保国曾陪着一位领导到邢台一个山村考察,进村走进的第一户,就发现生活特别困难,家里一贫如洗,全家只有一条炕席一床被子,揭开锅,就是玉米面饼子。领导一见,赶紧从兜儿里掏钱。李保国劝他先别掏钱,最后一起想办法,可领导说看着实在可怜,得救济。第二户、第三户……到第六户,领导兜里的钱掏光了。李保国打趣地“挤兑”领导:“你再掏啊!反正我是不借给你钱了……”

“要看这里头根本问题在哪儿,光从兜儿里掏钱,这解决不了问题。”李保国感慨地说。

是啊,扶贫,光给钱不是办法,钱花完了还会伸手要。“补血”不行,必须“造血”。

李保国要“造血”,要用科技扶贫的攻关,从根本上改变农民的命运,从根本上拔掉他们的“穷根”。

这才是李保国矢志到山区“扶贫”的思想基础。

李保国生前是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是全国劳动模范、知名经济林专家、山区治理专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全国科技特派员、河北省特等劳模、燕赵楷模、省管专家,河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获得者。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7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三等奖9项和河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出版《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绿色优质薄皮核桃生产》等专著,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

“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这首曾经风靡一时、脍炙人口的电影《搭错车》中的插曲《酒干倘卖无》,当时感动了许多人,在那个时期几乎人人会唱。现在,我们把这其中的歌词拿来送给李保国,感到再贴切不过了。

是的,李保国走了,离开了他热爱的巍巍太行山和大地上的花草林木,还有我们对他的无限热爱和依恋。多么熟悉的声音,依然回荡在果林里的树梢间;多么熟悉的身影,依然伫立在已经不再是荒岗野坡的绿水青山上,风风雨雨陪伴了我们整整35年。在太行山最绿的地方前南峪,在岗底村的“红苹果乐园”里,在南沟村填平尾矿后建起来的幸福生活的经历里,在狐子岭上漫山遍野的核桃花飘香的季节里,在红树莓基地果实累累的甘甜里,我们根本不用特意去想念什么或者回忆什么,那些青葱的绿色和鲜美的果实,永远注满着对李保国绵绵无尽期的思念。没有李保国,就没有我们这些地方的幸福生活,是李保国,给了我们这方水土和人民最温暖的生活,如果不是李保国,我们这里的命运,到现在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你的幸福我包了。”

这句话,是他曾经对内丘县岗底村村民杨群小说过的。为了兑现这个“七字承诺”,他以自己毕生的智慧和力量,“承包”了数以万计人的幸福,付出巨大的甚至生命的代价。

今年56岁的杨群小,二十多年前总是早出晚归去外面建筑队打零工,有一次在街上碰到在这里指导种苹果树的李保国。李保国上前截住了他,亲切地说:“群小,整天去外面跑啥,挣不了个钱,你都不能种点苹果树?”杨群小皱着眉头嗫嚅道:“我不懂这个,再说那能挣钱吗……”李保国拍拍他的肩膀:“兄弟,听我的,种吧,技术上我负责。你家两个孩子,光靠打个小工挣点小钱,养不起家,供不起两个孩子上学,哪会有好日子可过。你只要听我的,你以后的幸福我包了。”

杨群小听了李保国的话,承包了村里三亩三分地,种了200棵苹果树,三年后果树扬花挂果,第一年就挣了4千元,第二年收入8千元,如今一年收入近10万元,不但供两个孩子上中学,上大学,还盖了楼房买了小轿车,幸福生活比蜜甜。

李保国是1996年秋天一场大洪水之后来到岗底村的,当时他是从保定农大参加上边组织的“灾后水土流失评估”专家组到这里考察受灾情况。大洪灾把这个本来就偏僻贫困的小山村200多亩“保命田”冲了个净光。汇报时,村支书杨双牛泪眼婆娑,悲哀长叹:“这以后不知道该咋办……”李保国在下边听了,悄悄递给他一个纸条,完了就走了。散会后,杨双牛展开小纸条一看,上面写道:“需要果树管理技术,我可以帮忙。”后面还留有他的家庭电话。山上没地了,可村里山场面积很大,特别适合种果树,杨双牛早有这心思,但不知道怎么整。于是,他就试探着给远在保定的李保国打了个电话,没几天,李保国果然坐着长途汽车辗转着倒了好几次才来到了这个距县城百十里的小山村,并开始了整整20年矢志不渝的“科技扶贫”。

李保国是岗底村的“荣誉村民”,这里有他的办公室兼卧室,是他的第二故乡。他能叫出全村所有人的名字,对每一棵果树的生长比他儿子的成长都了如指掌,硬是把一个“山秃地贫收入少,光着脊梁睡土炕,糠菜树叶半年粮,十有九年闹饥荒”的穷村变成了全国闻名的“美丽乡村”,其生产的“富岗苹果”驰名中外,杨双牛也因此成为“全国劳模”。

如今,岗底村人均收入从80元达到3.1万元。

李保国逝世的消息传来,杨双牛失声痛哭:“不是你,哪有岗底今天的好日子啊……”

为了实现“你的幸福我包了”这句诺言,李保国发誓“把我变成农民”、“把农民变成我”。

他说到做到,不用扬鞭自奋蹄,从1981年大学毕业留校开始,只有23岁的他踌躇满志,完成教学任务后,一有闲暇便携妻带子,背起行囊,上山下乡,夙兴夜寐。

从这时起,年轻的李保国凭仗自己所学专业和研究领域,主动自费到邢台地区数百公里的太行山区开始了义无反顾、史无前例的“精准扶贫”。哪儿穷去哪儿,哪儿偏奔哪儿。赴前南峪,进岗底村,上狐子岭……每年在山里“务农”和“科研”的时间平均都超过200多天,把自己变成了似乎生于斯长于斯的农民。他先后推广了36项林业技术,先后完成28项山区开发研究成果,直接帮扶100余个村庄,使贫瘠山沟里“刨食”的10万农民实现了脱贫致富,让140万亩荒山变绿,创造出“前南峪生态”、“太行山最绿的地方”、“富岗苹果”、“绿岭薄皮核桃”等数十个全国名牌和名冠全国的优秀村支书以及著名企业和企业家,把农民变成了像他一样懂科学用科学的技术专家。

从此,他完成了一个专家教授或者是学者前无古人,恐怕也后无来者的真正意义上的“植根”和“深扎”以及“学以致用”的伟大创举,还似乎由他一个人在太行山地区制造了一个从未出现过的靠“科技兴农”的神话和传奇。

又有谁,敢于发出“你的幸福我包了”这样的雄心壮志?

只有李保国敢于这样做,而且做到了。

尽管,他当时只是对一个普通的村民杨群小随口一说,似乎只是对他一个人的承诺,但是,在这35年间斗转星移的漫长岁月中,李保国将他的这一决定和信念,始终如一地贯穿到了自己的全部生活之中,并为之奋斗终生。

也许,这个不经意的对别人幸福的“承包”,居然包下了贫困地区那么多人的幸福,而且是“造血”式的永久的幸福。

党和政府“焦虑”的事情,难办的事情,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李保国居然做到了,让我们感慨万千。

巍巍太行是一座英雄之山,那上面凝聚着我们民族的魂魄和气节,在战争年代,为了生存和尊严,不乏敢于抛头颅洒热血的勇士,他们将自己的英名铭刻在了大山之上,让我们永志怀念。今天,在和平年代,同样是为了生存和尊严,还有幸福和美好,又有谁能挺身而出,敢于发出“你的幸福我包了”的呐喊并践行诺言?李保国无疑是其中之一。他不仅仅是知识分子的楷模,更是中华儿女的杰出代表,他像往昔的战斗英雄,又如我们的太行山那样恒久、高大、不朽并与日月同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邢台网】http://www.xtrb.cn/epaper/xtrb/html/2016-05/25/content_707278.htm


2015年12月9日上午,浓雾笼罩,天气寒冷,在太行山区邢台县前南峪村马峪沟的苹果示范基地里,几十名果农在苹果园里静听李保国授课。

李保国是一大早开车从邢台市区出发来山里的,由于有大雾,又修路,所以行驶了两个多小时才来到授课现场。

“不好意思,因为大雾我来晚了,让大家久等了,对不起了。”李保国一边道歉,一边戴上手套,抽出腰里的大剪刀,钻进苹果园里。

果农们呼呼啦啦围成了一圈儿,簇拥着他。

李保国一边剪枝修杈,一边讲解授课。

“冬季整形修剪,你们就记住一句话:‘去掉直立条,不留扇子面。’像这棵树,凡是往上长、往起抬的枝,超过40厘米一概不要。现在不舍得剪,以后就会长成大锅盖,影响采光……”李保国手持大剪刀朝一条枝桠剪去,“咔嚓”一声,手起枝落,动作洒脱。

如此表演讲解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大家意犹未尽,纷纷围着他询问果树管理方面的诸多知识和各种问题。李保国有问必答,深入浅出,用最通俗易懂的大白话来解释比较艰涩的科学道理,果农们听得津津有味、连连点头,果林里笑声不断……

2016年3月31日下午,在临城县赵庄乡的一个小山村里,李保国站在山场上一棵刚刚栽下的用于教学示范的苹果树前,用剪刀娴熟地边剪枝边讲解,围着他听课的是30多位男女村民。

李保国喘口气说:“你们看,不复杂。你们这里的条件,太好了,多好的山场,阳光充足,土质也相当好。”

接着,看看大家,挥着剪刀说:“你们看,好好的山场闲置撂荒,多可惜。如果种上苹果树,每年少说也得收入个4000块。”

大家听得雀跃起来。

李保国继续说:“听我的,你们干吧,技术上以后我负责,不懂我教你们,我经常来你们临城,来了就住在绿岭公司,我随叫随到……”

这两组镜头,只是李保国在邢台太行山区辅导果农,向村民普及传授科学种植知识上千次讲课中极其普通的两次。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李保国举办培训班800余次,培训人员9万余人(次),示范推广总面积1080万亩,累计应用面积1826万亩,累计增加农业产值 35.3亿元,纯增收28.5亿元……一组组数据在李保国不辞辛苦的奔波中不断刷新,他把自己的知识,换成农民手中沉甸甸的钱袋子。

35年间,李保国以邢台地区的太行山为科学试验场,把大地当作教案,将自己的知识、智慧和对学生的教育嫁接到富民强国的实际运用和创新实践活动之中,不但探索出了一个学者该怎样为国家为人民贡献自己的才华,还向我们的高等教育体制特别是农业院校的教学和科研方向提出了挑战。

他说:“每当看到农民渴望学习技术的眼神,我都感到无法拒绝,当然也不能拒绝,因为这是一名林业专家应该有的担当和责任。”

李保国从有微信起,就把自己的用户名命名为“老山人”。

在这里,“老”似乎是永远的意思,他希望自己“永远是山里人”。

“老山人”李保国是名副其实的大学教授,严谨、深邃、真正的教书先生和学者、专家。在大学校园里,在课堂上,在天南地北各地组织的学术报告会、研究会上,在会议室、主席台和讲台上,他学识渊博,口若悬河,旁征博引,妙语连珠。

但是,三十多年来,他硬是把“学问”做到了荒坡秃岭、把“课堂”搬到了田间地头,把“论文”写到了太行山上,把“学生”带到了一片片果园里。他的教案和学术成果是山里最美的硕果,硕果是他最美的教案和学术成果。他成了地地道道的备受尊敬的“农民教授”、“土专家”、“乡村技术员”,被广大老百姓誉为“科技财神”、“学问福星”。他是山区果农们的“贴心人”、“技术把式”。逢年过节,他是乡亲们争相邀请的贵客,一顿饭要像“跑片”那样轮流到十来家炕头上去吃。

他比“愚公”聪明得多也伟大得多,愚公是要把挡在家门前的山搬走,太笨了,而他则是靠科学技术让“荒山披上绿衣裳”,把昔日世代寸草不生,“兔子不拉屎” 的荒山野岭改造成硕果丰收的良田。让山里人“靠山吃山”摘掉穷帽子,让山里人过上幸福的好日子成为活生生的现实。

“我见不得老百姓受穷。”这是内丘县岗底村党支部书记杨双牛,在2016年5月19日上午,河北省委举行的“李保国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上,用李保国说过一句话作为演讲的题目。



2016年4月10日,李保国因心脏病突发不幸去世,年仅58岁!

噩耗传来,各方震惊。河北省委书记、省长都在第一时间作出批示,要求在全省开展向李保国同志学习的活动。特别是在邢台太行山区的临城县、内丘县、邢台县,数以万计的干部和群众黯然神伤,有的居然号啕大哭。大家没人相信自己心目中的“财神爷”会突然离去,许多农民一遍遍打电话求证这是不是真的……

内丘县岗底村负责果树技术的村民梁国军,打开微信告诉我说:“根本不相信,你看,这是前几天李老师发给我的微信,还教我怎样治理村里的苹果树呢。”

在微信上,“老山人”李保国回答梁国军道:“收到了吗?用100倍的氨基酸和2000倍赤霉素灌根,树上喷赤霉素1500倍加萘乙酸1000倍。”

原来,这是村民杨书合家的苹果树开春后长出的叶子又窄又长,不知道怎么回事,问梁国军,他也不知所故,于是就在微信里向李保国请教,并把树叶拍照发给了李保国。李保国通过微信先教他如何治疗,并说过几天会来村里……

梁国军含着泪说:“说李老师不在了,这怎么可能,他说他要来的……”

在采访村民杨群书时,他说不下去了,哽咽道:“……现在想想,我对不起李保国,人家都是为我好,可我当时还不理解……”

那是1997年李保国刚到村里指导苹果种植和管理时,他号召大家给谢花的苹果套上纸袋,目的是保护苹果生长,这样结出的果实皮薄、肉鲜、色好。为了消解村民的疑虑,李保国自己买了20万个纸袋带到村子里,免费发放给果农,称以后苹果卖出好价钱了,再还他纸袋钱。当时一斤苹果才卖一块来线,可纸袋的成本每个就要0.24元,所以杨群书不理解,认为将来会赔本。李保国劝他套,他还跟李保国吵架,说:“为啥花这两毛多钱把苹果罩住?那以后皮还会红?你是糊弄我买你的纸袋吧,我就是不套。”李保国耐心向他解释:“说科学,你不懂,我跟你打个比喻吧。这苹果就像人的脸,如果整天风吹雨打日头晒,是不是会很粗糙?用袋子罩上保护起来,就像女人使了防晒霜,将来苹果成熟后,好看又好吃。”杨群书还是不干:“罩住还能会红?不信。”李保国笑笑:“到时袋子摘下,几天就上色了。”杨群书还是不信,发了5箱子纸袋只用了很少一部分,还私下里说李保国的闲话。李保国路过杨群书的苹果园,见状指着他叫道:“老杨,为你好,你不听,等那套的苹果值了钱,你就想起我的好儿了……”果然,套袋的苹果按李保国指教的时间开解,一见阳光,几天功夫就全红了,不但皮薄还又脆又甜,1斤卖到了 2.5元,比不套袋的贵出了一倍还多,杨群书后悔莫及。

说到这时,杨群书的泪水潸然而下:“李教授走了,他处处为我们好,我还说三道四,想想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我就难受得不行,好几天睡不着……”

临城县绿岭公司的负责人高胜福接到李保国学生齐国辉的电话,说李老师走了,高胜福平静地问:“去哪了?”齐国辉哭着说:“李老师不在了……”高胜福震惊地连问三遍才相信了。高胜福迷茫着双眼说:“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更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几天来就像做梦一样,多想梦醒来,李老师就在我的眼前,就在我的身边……”

1999年初,在临城县电信局工作的高胜福响应县委、政府“开发四荒”的号召,与部分同事签约承包了狐子岭东侧约3000亩苍凉的荒地,请来李保国“指教”。在李保国的科学规划和技术指导下,高胜福成立了绿岭果业有限公司,并试种薄皮核桃成功。此后,他们以每年扩展2000亩的速度和规模,向狐子岭周边乡镇和村庄延伸,最终以1.5万亩的规模将鸭鸽营乡、东镇镇、黑城乡、临城镇四个乡镇的侯家韩、钱家韩、丰盈、泥河等十几个村庄的荒岗薄地以租赁的形式纳入公司旗下,建成了全国最大的薄皮核桃生产基地。现在,在此基础上,邢台县、沙河、临城、内丘四个县已经发展形成了“百里核桃产业带”。

是李保国引导高胜福在一个荒芜的岗坡上从零起步,带向了一个如今外卖优质核桃树苗收入4500万左右,销售核桃收入9000万左右,核桃深加工收入1.5个亿左右,总收入近3亿元的著名企业。

李保国“承包”了临城数万农民和“绿岭人”的幸福和辉煌。

从古至今,翻遍史册,没有人这样做,也没有人敢于这样做。

早些年,李保国曾陪着一位领导到邢台一个山村考察,进村走进的第一户,就发现生活特别困难,家里一贫如洗,全家只有一条炕席一床被子,揭开锅,就是玉米面饼子。领导一见,赶紧从兜儿里掏钱。李保国劝他先别掏钱,最后一起想办法,可领导说看着实在可怜,得救济。第二户、第三户……到第六户,领导兜里的钱掏光了。李保国打趣地“挤兑”领导:“你再掏啊!反正我是不借给你钱了……”

“要看这里头根本问题在哪儿,光从兜儿里掏钱,这解决不了问题。”李保国感慨地说。

是啊,扶贫,光给钱不是办法,钱花完了还会伸手要。“补血”不行,必须“造血”。

李保国要“造血”,要用科技扶贫的攻关,从根本上改变农民的命运,从根本上拔掉他们的“穷根”。

这才是李保国矢志到山区“扶贫”的思想基础。

李保国生前是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是全国劳动模范、知名经济林专家、山区治理专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全国科技特派员、河北省特等劳模、燕赵楷模、省管专家,河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获得者。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7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三等奖9项和河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出版《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绿色优质薄皮核桃生产》等专著,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

“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这首曾经风靡一时、脍炙人口的电影《搭错车》中的插曲《酒干倘卖无》,当时感动了许多人,在那个时期几乎人人会唱。现在,我们把这其中的歌词拿来送给李保国,感到再贴切不过了。

是的,李保国走了,离开了他热爱的巍巍太行山和大地上的花草林木,还有我们对他的无限热爱和依恋。多么熟悉的声音,依然回荡在果林里的树梢间;多么熟悉的身影,依然伫立在已经不再是荒岗野坡的绿水青山上,风风雨雨陪伴了我们整整35年。在太行山最绿的地方前南峪,在岗底村的“红苹果乐园”里,在南沟村填平尾矿后建起来的幸福生活的经历里,在狐子岭上漫山遍野的核桃花飘香的季节里,在红树莓基地果实累累的甘甜里,我们根本不用特意去想念什么或者回忆什么,那些青葱的绿色和鲜美的果实,永远注满着对李保国绵绵无尽期的思念。没有李保国,就没有我们这些地方的幸福生活,是李保国,给了我们这方水土和人民最温暖的生活,如果不是李保国,我们这里的命运,到现在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你的幸福我包了。”

这句话,是他曾经对内丘县岗底村村民杨群小说过的。为了兑现这个“七字承诺”,他以自己毕生的智慧和力量,“承包”了数以万计人的幸福,付出巨大的甚至生命的代价。

今年56岁的杨群小,二十多年前总是早出晚归去外面建筑队打零工,有一次在街上碰到在这里指导种苹果树的李保国。李保国上前截住了他,亲切地说:“群小,整天去外面跑啥,挣不了个钱,你都不能种点苹果树?”杨群小皱着眉头嗫嚅道:“我不懂这个,再说那能挣钱吗……”李保国拍拍他的肩膀:“兄弟,听我的,种吧,技术上我负责。你家两个孩子,光靠打个小工挣点小钱,养不起家,供不起两个孩子上学,哪会有好日子可过。你只要听我的,你以后的幸福我包了。”

杨群小听了李保国的话,承包了村里三亩三分地,种了200棵苹果树,三年后果树扬花挂果,第一年就挣了4千元,第二年收入8千元,如今一年收入近10万元,不但供两个孩子上中学,上大学,还盖了楼房买了小轿车,幸福生活比蜜甜。

李保国是1996年秋天一场大洪水之后来到岗底村的,当时他是从保定农大参加上边组织的“灾后水土流失评估”专家组到这里考察受灾情况。大洪灾把这个本来就偏僻贫困的小山村200多亩“保命田”冲了个净光。汇报时,村支书杨双牛泪眼婆娑,悲哀长叹:“这以后不知道该咋办……”李保国在下边听了,悄悄递给他一个纸条,完了就走了。散会后,杨双牛展开小纸条一看,上面写道:“需要果树管理技术,我可以帮忙。”后面还留有他的家庭电话。山上没地了,可村里山场面积很大,特别适合种果树,杨双牛早有这心思,但不知道怎么整。于是,他就试探着给远在保定的李保国打了个电话,没几天,李保国果然坐着长途汽车辗转着倒了好几次才来到了这个距县城百十里的小山村,并开始了整整20年矢志不渝的“科技扶贫”。

李保国是岗底村的“荣誉村民”,这里有他的办公室兼卧室,是他的第二故乡。他能叫出全村所有人的名字,对每一棵果树的生长比他儿子的成长都了如指掌,硬是把一个“山秃地贫收入少,光着脊梁睡土炕,糠菜树叶半年粮,十有九年闹饥荒”的穷村变成了全国闻名的“美丽乡村”,其生产的“富岗苹果”驰名中外,杨双牛也因此成为“全国劳模”。

如今,岗底村人均收入从80元达到3.1万元。

李保国逝世的消息传来,杨双牛失声痛哭:“不是你,哪有岗底今天的好日子啊……”

为了实现“你的幸福我包了”这句诺言,李保国发誓“把我变成农民”、“把农民变成我”。

他说到做到,不用扬鞭自奋蹄,从1981年大学毕业留校开始,只有23岁的他踌躇满志,完成教学任务后,一有闲暇便携妻带子,背起行囊,上山下乡,夙兴夜寐。

从这时起,年轻的李保国凭仗自己所学专业和研究领域,主动自费到邢台地区数百公里的太行山区开始了义无反顾、史无前例的“精准扶贫”。哪儿穷去哪儿,哪儿偏奔哪儿。赴前南峪,进岗底村,上狐子岭……每年在山里“务农”和“科研”的时间平均都超过200多天,把自己变成了似乎生于斯长于斯的农民。他先后推广了36项林业技术,先后完成28项山区开发研究成果,直接帮扶100余个村庄,使贫瘠山沟里“刨食”的10万农民实现了脱贫致富,让140万亩荒山变绿,创造出“前南峪生态”、“太行山最绿的地方”、“富岗苹果”、“绿岭薄皮核桃”等数十个全国名牌和名冠全国的优秀村支书以及著名企业和企业家,把农民变成了像他一样懂科学用科学的技术专家。

从此,他完成了一个专家教授或者是学者前无古人,恐怕也后无来者的真正意义上的“植根”和“深扎”以及“学以致用”的伟大创举,还似乎由他一个人在太行山地区制造了一个从未出现过的靠“科技兴农”的神话和传奇。

又有谁,敢于发出“你的幸福我包了”这样的雄心壮志?

只有李保国敢于这样做,而且做到了。

尽管,他当时只是对一个普通的村民杨群小随口一说,似乎只是对他一个人的承诺,但是,在这35年间斗转星移的漫长岁月中,李保国将他的这一决定和信念,始终如一地贯穿到了自己的全部生活之中,并为之奋斗终生。

也许,这个不经意的对别人幸福的“承包”,居然包下了贫困地区那么多人的幸福,而且是“造血”式的永久的幸福。

党和政府“焦虑”的事情,难办的事情,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李保国居然做到了,让我们感慨万千。

巍巍太行是一座英雄之山,那上面凝聚着我们民族的魂魄和气节,在战争年代,为了生存和尊严,不乏敢于抛头颅洒热血的勇士,他们将自己的英名铭刻在了大山之上,让我们永志怀念。今天,在和平年代,同样是为了生存和尊严,还有幸福和美好,又有谁能挺身而出,敢于发出“你的幸福我包了”的呐喊并践行诺言?李保国无疑是其中之一。他不仅仅是知识分子的楷模,更是中华儿女的杰出代表,他像往昔的战斗英雄,又如我们的太行山那样恒久、高大、不朽并与日月同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邢台网】http://www.xtrb.cn/epaper/xtrb/html/2016-05/25/content_707278.htm

你的幸福我包了
——
李保国在邢台的扶贫故事

贾兴安



2015
129日上午,浓雾笼罩,天气寒冷,在太行山区邢台县前南峪村马峪沟的苹果示范基地里,几十名果农在苹果园里静听李保国授课。

李保国是一大早开车从邢台市区出发来山里的,由于有大雾,又修路,所以行驶了两个多小时才来到授课现场。

不好意思,因为大雾我来晚了,让大家久等了,对不起了。李保国一边道歉,一边戴上手套,抽出腰里的大剪刀,钻进苹果园里。

果农们呼呼啦啦围成了一圈儿,簇拥着他。

李保国一边剪枝修杈,一边讲解授课。

冬季整形修剪,你们就记住一句话:去掉直立条,不留扇子面。像这棵树,凡是往上长、往起抬的枝,超过40厘米一概不要。现在不舍得剪,以后就会长成大锅盖,影响采光……”李保国手持大剪刀朝一条枝桠剪去,咔嚓一声,手起枝落,动作洒脱。

如此表演讲解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大家意犹未尽,纷纷围着他询问果树管理方面的诸多知识和各种问题。李保国有问必答,深入浅出,用最通俗易懂的大白话来解释比较艰涩的科学道理,果农们听得津津有味、连连点头,果林里笑声不断……

2016
331日下午,在临城县赵庄乡的一个小山村里,李保国站在山场上一棵刚刚栽下的用于教学示范的苹果树前,用剪刀娴熟地边剪枝边讲解,围着他听课的是30多位男女村民。

李保国喘口气说:你们看,不复杂。你们这里的条件,太好了,多好的山场,阳光充足,土质也相当好。

接着,看看大家,挥着剪刀说:你们看,好好的山场闲置撂荒,多可惜。如果种上苹果树,每年少说也得收入个4000块。

大家听得雀跃起来。

李保国继续说:听我的,你们干吧,技术上以后我负责,不懂我教你们,我经常来你们临城,来了就住在绿岭公司,我随叫随到……”

这两组镜头,只是李保国在邢台太行山区辅导果农,向村民普及传授科学种植知识上千次讲课中极其普通的两次。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李保国举办培训班800余次,培训人员9万余人(次),示范推广总面积1080万亩,累计应用面积1826万亩,累计增加农业产值 35.3亿元,纯增收28.5亿元……一组组数据在李保国不辞辛苦的奔波中不断刷新,他把自己的知识,换成农民手中沉甸甸的钱袋子。

35
年间,李保国以邢台地区的太行山为科学试验场,把大地当作教案,将自己的知识、智慧和对学生的教育嫁接到富民强国的实际运用和创新实践活动之中,不但探索出了一个学者该怎样为国家为人民贡献自己的才华,还向我们的高等教育体制特别是农业院校的教学和科研方向提出了挑战。

他说:每当看到农民渴望学习技术的眼神,我都感到无法拒绝,当然也不能拒绝,因为这是一名林业专家应该有的担当和责任。

李保国从有微信起,就把自己的用户名命名为老山人

在这里,似乎是永远的意思,他希望自己永远是山里人

老山人李保国是名副其实的大学教授,严谨、深邃、真正的教书先生和学者、专家。在大学校园里,在课堂上,在天南地北各地组织的学术报告会、研究会上,在会议室、主席台和讲台上,他学识渊博,口若悬河,旁征博引,妙语连珠。

但是,三十多年来,他硬是把学问做到了荒坡秃岭、把课堂搬到了田间地头,把论文写到了太行山上,把学生带到了一片片果园里。他的教案和学术成果是山里最美的硕果,硕果是他最美的教案和学术成果。他成了地地道道的备受尊敬的农民教授土专家乡村技术员,被广大老百姓誉为科技财神学问福星。他是山区果农们的贴心人技术把式。逢年过节,他是乡亲们争相邀请的贵客,一顿饭要像跑片那样轮流到十来家炕头上去 吃。

他比愚公聪明得多也伟大得多,愚公是要把挡在家门前的山搬走,太笨了,而他则是靠科学技术让荒山披上绿衣裳,把昔日世代寸草不生,兔子不拉屎的荒山野岭改造成硕果丰收的良田。让山里人靠山吃山摘掉穷帽子,让山里人过上幸福的好日子成为活生生的现实。

我见不得老百姓受穷。这是内丘县岗底村党支部书记杨双牛,在2016519日上午,河北省委举行的李保国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上,用李保国说过一句话作为演讲的题目。



2016
410日,李保国因心脏病突发不幸去世,年仅58岁!

噩耗传来,各方震惊。河北省委书记、省长都在第一时间作出批示,要求在全省开展向李保国同志学习的活动。特别是在邢台太行山区的临城县、内丘县、邢台县,数以万计的干部和群众黯然神伤,有的居然号啕大哭。大家没人相信自己心目中的财神爷会突然离去,许多农民一遍遍打电话求证这是不是真的……

内丘县岗底村负责果树技术的村民梁国军,打开微信告诉我说:根本不相信,你看,这是前几天李老师发给我的微信,还教我怎样治理村里的苹果树呢。

在微信上,老山人李保国回答梁国军道:收到了吗?用100倍的氨基酸和2000倍赤霉素灌根,树上喷赤霉素1500倍加萘乙酸1000倍。

原来,这是村民杨书合家的苹果树开春后长出的叶子又窄又长,不知道怎么回事,问梁国军,他也不知所故,于是就在微信里向李保国请教,并把树叶拍照发给了李保国。李保国通过微信先教他如何治疗,并说过几天会来村里……

梁国军含着泪说:说李老师不在了,这怎么可能,他说他要来的……”

在采访村民杨群书时,他说不下去了,哽咽道:“……现在想想,我对不起李保国,人家都是为我好,可我当时还不理解……”

那是1997年李保国刚到村里指导苹果种植和管理时,他号召大家给谢花的苹果套上纸袋,目的是保护苹果生长,这样结出的果实皮薄、肉鲜、色好。为了消解村民的疑虑,李保国自己买了20万个纸袋带到村子里,免费发放给果农,称以后苹果卖出好价钱了,再还他纸袋钱。当时一斤苹果才卖一块来线,可纸袋的成本每个就要0.24元,所以杨群书不理解,认为将来会赔本。李保国劝他套,他还跟李保国吵架,说:为啥花这两毛多钱把苹果罩住?那以后皮还会红?你是糊弄我买 你的纸袋吧,我就是不套。李保国耐心向他解释:说科学,你不懂,我跟你打个比喻吧。这苹果就像人的脸,如果整天风吹雨打日头晒,是不是会很粗糙?用袋 子罩上保护起来,就像女人使了防晒霜,将来苹果成熟后,好看又好吃。杨群书还是不干:罩住还能会红?不信。李保国笑笑:到时袋子摘下,几天就上色 了。杨群书还是不信,发了5箱子纸袋只用了很少一部分,还私下里说李保国的闲话。李保国路过杨群书的苹果园,见状指着他叫道:老杨,为你好,你不听, 等那套的苹果值了钱,你就想起我的好儿了……”果然,套袋的苹果按李保国指教的时间开解,一见阳光,几天功夫就全红了,不但皮薄还又脆又甜,1斤卖到了 2.5元,比不套袋的贵出了一倍还多,杨群书后悔莫及。

说到这时,杨群书的泪水潸然而下:李教授走了,他处处为我们好,我还说三道四,想想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我就难受得不行,好几天睡不着……”

临城县绿岭公司的负责人高胜福接到李保国学生齐国辉的电话,说李老师走了,高胜福平静地问:去哪了?齐国辉哭着说:李老师不在了……”高胜福震惊地连问三遍才相信了。高胜福迷茫着双眼说: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更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几天来就像做梦一样,多想梦醒来,李老师就在我的眼前,就在我的身边……”

1999
年初,在临城县电信局工作的高胜福响应县委、政府开发四荒的号召,与部分同事签约承包了狐子岭东侧约3000亩苍凉的荒地,请来李保国指 教。在李保国的科学规划和技术指导下,高胜福成立了绿岭果业有限公司,并试种薄皮核桃成功。此后,他们以每年扩展2000亩的速度和规模,向狐子岭周边 乡镇和村庄延伸,最终以1.5万亩的规模将鸭鸽营乡、东镇镇、黑城乡、临城镇四个乡镇的侯家韩、钱家韩、丰盈、泥河等十几个村庄的荒岗薄地以租赁的形式纳入公司旗下,建成了全国最大的薄皮核桃生产基地。现在,在此基础上,邢台县、沙河、临城、内丘四个县已经发展形成了百里核桃产业带

是李保国引导高胜福在一个荒芜的岗坡上从零起步,带向了一个如今外卖优质核桃树苗收入4500万左右,销售核桃收入9000万左右,核桃深加工收入1.5个亿左右,总收入近3亿元的著名企业。

李保国承包了临城数万农民和绿岭人的幸福和辉煌。

从古至今,翻遍史册,没有人这样做,也没有人敢于这样做。

早些年,李保国曾陪着一位领导到邢台一个山村考察,进村走进的第一户,就发现生活特别困难,家里一贫如洗,全家只有一条炕席一床被子,揭开锅,就是玉米面饼子。领导一见,赶紧从兜儿里掏钱。李保国劝他先别掏钱,最后一起想办法,可领导说看着实在可怜,得救济。第二户、第三户……到第六户,领导兜里的钱掏光了。李保国打趣地挤兑领导:你再掏啊!反正我是不借给你钱了……”

要看这里头根本问题在哪儿,光从兜儿里掏钱,这解决不了问题。李保国感慨地说。

是啊,扶贫,光给钱不是办法,钱花完了还会伸手要。补血不行,必须造血

李保国要造血,要用科技扶贫的攻关,从根本上改变农民的命运,从根本上拔掉他们的穷根

这才是李保国矢志到山区扶贫的思想基础。

李保国生前是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是全国劳动模范、知名经济林专家、山区治理专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全国科技特派员、河北省特等劳模、燕赵楷模、省管专家,河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获得者。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7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三等奖9项 和河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出版《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绿色优质薄皮核桃生产》等专著,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

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这首曾经风靡一时、脍炙人口的电影《搭错车》中的插曲《酒干倘卖无》,当时感动了许多人,在那个时期几乎人人会唱。现在,我们把这其中的歌词拿来送给李保国,感到再贴切不过了。

是的,李保国走了,离开了他热爱的巍巍太行山和大地上的花草林木,还有我们对他的无限热爱和依恋。多么熟悉的声音,依然回荡在果林里的树梢间;多么熟悉的身影,依然伫立在已经不再是荒岗野坡的绿水青山上,风风雨雨陪伴了我们整整35年。在太行山最绿的地方前南峪,在岗底村的红苹果乐园里,在南沟村填平 尾矿后建起来的幸福生活的经历里,在狐子岭上漫山遍野的核桃花飘香的季节里,在红树莓基地果实累累的甘甜里,我们根本不用特意去想念什么或者回忆什么,那些青葱的绿色和鲜美的果实,永远注满着对李保国绵绵无尽期的思念。没有李保国,就没有我们这些地方的幸福生活,是李保国,给了我们这方水土和人民最温暖的 生活,如果不是李保国,我们这里的命运,到现在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你的幸福我包了。

这句话,是他曾经对内丘县岗底村村民杨群小说过的。为了兑现这个七字承诺,他以自己毕生的智慧和力量,承包了数以万计人的幸福,付出巨大的甚至生命的代价。

今年56岁的杨群小,二十多年前总是早出晚归去外面建筑队打零工,有一次在街上碰到在这里指导种苹果树的李保国。李保国上前截住了他,亲切地说:群小, 整天去外面跑啥,挣不了个钱,你都不能种点苹果树?杨群小皱着眉头嗫嚅道:我不懂这个,再说那能挣钱吗……”李保国拍拍他的肩膀:兄弟,听我的,种 吧,技术上我负责。你家两个孩子,光靠打个小工挣点小钱,养不起家,供不起两个孩子上学,哪会有好日子可过。你只要听我的,你以后的幸福我包了。

杨群小听了李保国的话,承包了村里三亩三分地,种了200棵苹果树,三年后果树扬花挂果,第一年就挣了4千元,第二年收入8千元,如今一年收入近10万元,不但供两个孩子上中学,上大学,还盖了楼房买了小轿车,幸福生活比蜜甜。

李保国是1996年秋天一场大洪水之后来到岗底村的,当时他是从保定农大参加上边组织的灾后水土流失评估专家组到这里考察受灾情况。大洪灾把这个本来 就偏僻贫困的小山村200多亩保命田冲了个净光。汇报时,村支书杨双牛泪眼婆娑,悲哀长叹:这以后不知道该咋办……”李保国在下边听了,悄悄递给他 一个纸条,完了就走了。散会后,杨双牛展开小纸条一看,上面写道:需要果树管理技术,我可以帮忙。后面还留有他的家庭电话。山上没地了,可村里山场面积很大,特别适合种果树,杨双牛早有这心思,但不知道怎么整。于是,他就试探着给远在保定的李保国打了个电话,没几天,李保国果然坐着长途汽车辗转着倒了 好几次才来到了这个距县城百十里的小山村,并开始了整整20年矢志不渝的科技扶贫

李保国是岗底村的荣誉村民,这里有他的办公室兼卧室,是他的第二故乡。他能叫出全村所有人的名字,对每一棵果树的生长比他儿子的成长都了如指掌,硬是把一个山秃地贫收入少,光着脊梁睡土炕,糠菜树叶半年粮,十有九年闹饥荒的穷村变成了全国闻名的美丽乡村,其生产的富岗苹果驰名中外,杨双牛 也因此成为全国劳模

如今,岗底村人均收入从80元达到3.1万元。

李保国逝世的消息传来,杨双牛失声痛哭:不是你,哪有岗底今天的好日子啊……”

为了实现你的幸福我包了这句诺言,李保国发誓把我变成农民把农民变成我

他说到做到,不用扬鞭自奋蹄,从1981年大学毕业留校开始,只有23岁的他踌躇满志,完成教学任务后,一有闲暇便携妻带子,背起行囊,上山下乡,夙兴夜寐。

从这时起,年轻的李保国凭仗自己所学专业和研究领域,主动自费到邢台地区数百公里的太行山区开始了义无反顾、史无前例的精准扶贫。哪儿穷去哪儿,哪儿 偏奔哪儿。赴前南峪,进岗底村,上狐子岭……每年在山里务农科研的时间平均都超过200多天,把自己变成了似乎生于斯长于斯的农民。他先后推广了36项林业技术,先后完成28项山区开发研究成果,直接帮扶100余个村庄,使贫瘠山沟里刨食10万农民实现了脱贫致富,让140万亩荒山变绿, 创造出前南峪生态太行山最绿的地方富岗苹果绿岭薄皮核桃等数十个全国名牌和名冠全国的优秀村支书以及著名企业和企业家,把农民变成了像他一样懂科学用科学的技术专家。

从此,他完成了一个专家教授或者是学者前无古人,恐怕也后无来者的真正意义上的植根深扎以及学以致用的伟大创举,还似乎由他一个人在太行山地区制造了一个从未出现过的靠科技兴农的神话和传奇。

又有谁,敢于发出你的幸福我包了这样的雄心壮志?

只有李保国敢于这样做,而且做到了。

尽管,他当时只是对一个普通的村民杨群小随口一说,似乎只是对他一个人的承诺,但是,在这35年间斗转星移的漫长岁月中,李保国将他的这一决定和信念,始终如一地贯穿到了自己的全部生活之中,并为之奋斗终生。

也许,这个不经意的对别人幸福的承包,居然包下了贫困地区那么多人的幸福,而且是造血式的永久的幸福。

党和政府焦虑的事情,难办的事情,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李保国居然做到了,让我们感慨万千。

巍巍太行是一座英雄之山,那上面凝聚着我们民族的魂魄和气节,在战争年代,为了生存和尊严,不乏敢于抛头颅洒热血的勇士,他们将自己的英名铭刻在了大山之上,让我们永志怀念。今天,在和平年代,同样是为了生存和尊严,还有幸福和美好,又有谁能挺身而出,敢于发出你的幸福我包了的呐喊并践行诺言?李保国 无疑是其中之一。他不仅仅是知识分子的楷模,更是中华儿女的杰出代表,他像往昔的战斗英雄,又如我们的太行山那样恒久、高大、不朽并与日月同辉。
资料来源:【邢台网】http://www.xtrb.cn/epaper/xtrb/html/2016-05/25/content_707278.htm